厄谷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今天和队友开匹配,我说我困了,刚打完新的一盘开始了,我心中暗说mmp,用的还是佣兵,开局喊了杰克,来了裘克,我想得嘞这盘早点结掉我好睡觉,然后队友开局挂,剩下两个人挣扎了一会儿都死了,裘克把我打晕,那个时候我已经要合上眼皮了.

这个时候.

猝不及防我被带到了电gay旁边.

这个时候还有三台电gay.

我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最关键的是裘克带了无常.

我ffff....fuck.

我拆一半他拆一半.

最后好不容易开完了我想着终于可以睡觉了.

我被带到大门.

敲晕.

我就开始努力往里爬,爬了一半。

裘克又过来了,把我带到了椅子旁边.

我就想这样也好.

结果他又把我扔了下来.

我默默爬进了大门.

老娘要困到昏古起了你他妈还笑.

我要记住这个裘克一辈子.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