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谷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瓶邪】那什么的沙雕日常

【学pa注意
【初中三年级设
诶嘿√———

——我————叫————分————割————线——

不知道为什么,张起灵觉得,傻乎乎的人似乎特别喜欢睡觉。
    

比如说自己的同桌,明明成绩不差却看上去
傻fufu的,很喜欢整天和周公一起下棋。给一个书包
躺地上,双手交叉往胸前一架,安排得明明白白。
   

每次一下课就嚷嚷着补回自己一节课牺牲的脑细
胞,一闭上眼睛就睡得昏天暗地。并且睡相之“香
甜”让每一个下一节课的老师欲言又止,宛如一朵被雷
劈了个正着的大王花,色彩纷呈。
   

原因有二,一是这小子三叔是教育局副局长,二叔是
教育局局长,爹是名牌大学国文系教授。还有一
点,每次老师意欲一个眼神让张起灵明白他该做点什
么唤醒他的同桌的时候,张起灵都会给他一个优美的
下巴告诉他自己正在和天花板沟通今天午饭该吃什
么。
   

老师其实也不敢使唤张起灵,据说这孩子看上去只是
气质奇艺了点儿,实际上整个人都充满了传奇色
彩。十五六岁却连校长都得叫他祖宗。
终于有一天,我们不畏强权的王胖子老师英勇献身了。

“那什么,张起灵同学,你能不能叫一下吴邪?”

而我们的张起灵同学很给面子的低下了头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而后只见他熟练地翻开了某本作业本折角的一页,“啪
叽”一下立到吴邪耳旁,成功吵醒了他。
吴邪正睡得香甜,猝不及防肝胆俱裂,五迷三瞪地半
睁着眼,盯着张起灵食指指着的一道题。

“啊...?什么东西?你的——你的镁,偷走了我的锌?”

霎那间,周围一圈同学瞬间安静如鸡,眼中充满了“女
儿大了终于要嫁了的”一般恨铁不成钢的情绪。

王胖子老师成功在上岗第一天被噎死了,光荣成为了
在张起灵同学神一般的思维下坚持时间最短的老师没
有之一。

天真同学刚刚睡醒,大声念出这一段字后满脸痴
呆,随后大嚎了一声,甩起自己搭在椅背上的外套一
把抽向张起灵的俊脸。后者熟练地往后一倒一个后空
翻,左手扯校服,右手扶椅背,整个人呈一个奇异地
弧度定在了空中。

围观的同学们叹为观止地鼓起掌,不由想起了反恐防
爆演习时把演练同伴按在地上反复摩擦的张起灵同学的英
姿。

气咻咻的吴邪松开了揪着外套的手,原地气成一只大
河豚。张起灵冷静地直起腰把外套披回了吴邪椅背
上,顺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一气呵成地抽出教科书
翻开正确页码打开笔盒摸出荧光笔开始划笔记。

吴邪自讨了个没趣,又开始暗搓搓地写小纸条塞进张
起灵抽屉。

胖子:我还在上课吗?

我梦到了西藏的喇嘛庙
那梦中飘着的缎带
梦到了所有的一切
我的归属
我的此生所属

这十年里面
我做过很多次梦
我梦到年少的他
和我在年少的时候相遇

是颜色系小姐姐!!!
P1紫色
P2青色
p3红色